文均卓

前几天到郊外游玩,看到几户相约带着食材,掘土埋灶,捡拾干柴,体验野炊的乐趣,使我不禁想起才参加工作时的一次野炊。

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初春天气,单位团支部组织年轻人到郊外野炊。

上午十一二个年轻人怀着喜悦的心情前往,骑着三轮车和自行车,一路上有说有笑,浩浩荡荡驶向姚家营汉江河边杨树林。三轮上驮着事先准备的卤菜、蔬菜、佐料、锅碗瓢勺等。

到了树林,光滑、灰白的杨树,枝条发青变软,打满琥珀色的芽苞。林间白色沙地平缓,落有枯枝干叶,还长有几窝早春的野草。

团支书按照各人所长进行了分工,大伙分头忙碌起来。会做饭菜的小朱、小廖选地方、挖土埋灶、料理食材。几个女的,帮着择菜、洗菜。其他的,有的烧火,有的去捡干树枝、搂树叶。我和一个女同事,用铝盆到河里端水。

江水清澈,碧波万顷,远处有白色水鸟掠过,烟波浩渺。水边有几条小鱼游动,虽然春水冰凉,我还是忍不住伸手,撩起一串串晶莹雪白的水花,划起一圈圈涟漪。

哪里有年轻人,哪里就有欢乐。一会儿,寂静、冷清的白杨林里沸腾起来。剁菜声、锅碗瓢盆碰撞声、择菜的说笑声、倒水的哗哗声、烧柴的哔剥声、拾柴的吆喝声,汇成一支交响曲,回荡在空旷的树林,鸟儿被惊起鸣叫着飞向江渚。

烧红的热油锅里,菜已放入,马上发出哧啦啦的响声,冒出白烟,喷出扑鼻香味,伴随着柴火的青烟,飘散、弥漫树林,使野外寂静的树林瞬间充满了烟火气息。

时间不长,冷热荤素,大大小小,十来道菜已做好,放在摊在沙地上的圆塑料布上。大家迫不及待地围“桌”而坐,打开带来的白酒和饮料,边吃边喝起来。筷子不够用,折树枝使,有的干脆下手拈。“门杯酒”喝罢,开始猜枚划拳喝酒。有一位女的,活泼大方,又会喝酒,她一端杯,气氛更加热烈、欢快。

正喝到兴头上,灰蒙蒙的天空,飘下一朵朵雪花来,像天仙散花,专为我们助兴似的。一人趁着酒劲,酒碗一丢,站起来,打开录音机,播放《冬天里的一把火》,在沙地上学着费翔的样子,边唱边跳起来。随后,又有两人加入,陪着他载歌载舞,大家笑得前仰后合。

这时,不知谁说了句,雪下大了,地上湿,有段泥巴路不好走。一句话,像惊醒了梦中人。大伙扒下几口饭菜,剩下的打包带走。锅里没做好的汤,小朱倒了浇地。还好,雪湿地皮,不碍骑行。

这次野炊,突遇春雪,大伙没玩尽兴。团支部书记安慰大家,以后还有机会……

责任编辑:高苑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图片推荐
襄阳日报APP
襄阳日报微信
襄阳晚报微信